[字体大小: ] [打印] [关闭窗口 ]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诚信建设
龙门县“我与国货”主题征文作品展示(四)
时间:2018-05-25 17:22:00  来源:龙门文明网

外婆的蓝罐百雀羚伴我成长 

龙门县行政服务中心  钟思婷 

   

  一条蜿蜒湍急的小河之上,架着一座由两块大石板组成的石桥,那是通往对岸的唯一通道,也是到达外婆家的必经之路。每次我经过这里仿佛总能闻到蓝罐百雀羚那股淡淡的花香味,既熟悉又温暖,久久不能散去。 

  小时候,只要到外婆家,外婆每次总是提前到桥头来接我,即使隔得远远,只要闭着眼睛深深吸一口气,也能闻到属于外婆那股熟悉的百雀羚花香味,随着那股花香味的靠近,直到那双温暖的手牵着我一起过桥。她知道,我从小调皮好动,特别喜欢玩水抓小鱼。每次在小河边玩耍总会把双手双脚和衣服、鞋子全都弄湿,有时一不小心就踉跄滑倒,幸亏外婆拽得紧才没下水;有时候回过神来就发现水花溅湿了外婆的鞋子,可她却若无其事。而每次,她总是哭笑不得地叮嘱我:“小手小脚都冻得通红了,可别长冻疮!小女孩双手可娇贵了,你啊……”到外婆家后,她总会在把我那湿透的衣裳换好后,拿出那罐有着小鸟雀图案盖子的蓝色香香,用手指沾出一坨乳白色的香香,放在掌心揉搓均匀,直至温暖融化,然后温柔帮我抹在小手小脚上,按摩直至吸收。那时候,我不懂,只知道那抹乳白色散发着淡淡的花香味,所以叫香香,百雀羚这名字是我长大后才知道的。 

  那时记忆中的外婆家总有一罐有小鸟雀蓝色的香香,她总在我玩水后,把小手小脚冻得冰凉后,为我抹上香香。她的手比别的皮肤白净,不像一般村妇的双手,身上总带一股好闻的花香味。儿时,只要她为我抹上香香,散发着好闻的花香味,我总会兴奋地到外公面前献舞,又去邻家奶奶那“显宝”。“你身上有一股跟你外婆一样的花香味,她是个细致的女人,瞧这双小手又白又净的!”然后我心满意足地回来,坐在外婆的腿上还一字不差地告诉外婆,外婆看我高兴得眉飞色舞的,也笑着摸着我的头说:“小女孩的手可娇贵,你啊你啊……”可笑着笑着,眼角却流下泪来,“年纪大了,这眼睛一见着风就掉眼泪了。”不久之后,传来了外公去世的消息,从那以后我注意到外婆干完农活后总是盯着双手,轻轻揉搓,然后把脸埋进双手,默不作声,再抬头时,已经红了眼眶。那时候,我隐隐有些懂了。 

  每次到外婆家,我总是有意无意地把双手沾上水,冻冰凉,就粘着外婆为我抹上香香,特属外婆的那股味道,现在回想起来都温暖。那时候,小手抹完香香后,总还不忘用手指沾上那抹乳白往脸上抹,满身都是那香味。要是妈妈在,可就热闹了,她在外婆面前比我还像个孩子,总跟我抢着抹,然后外婆就慈祥地笑着,边笑边说:“别抢了,别抢了,我这还有一罐。你们啊……”慢慢的,我懂了,外婆是疼我的,疼我们的。 

  一年夏天,外婆生病了,我休假回到了外婆的身边。我清楚地记得,一进门,就看到外婆斜倚在病榻上,脸色苍白,可她一见到我就喜逐颜开,强撑着坐起身来拉我的手。我赶紧握着外婆的手,那双手,粗糙而坚硬,凉凉的,没有了小时候牵我过河时的温暖,那股熟悉的味道仿佛也淡去了许多。坐在床边,我紧紧依偎着她,抬头看到她的那双眼睛,与我儿时记忆中的也已经截然不同,上面覆盖着一层白膜,似乎在看着我却又好像什么也看不见,眼眶里满是泪水。如今,轮到我从包里掏出蓝罐百雀羚,仔细地为她双手抹上,病房里萦绕着依旧是儿时的味道:“外婆,女孩的手可娇贵呢!”。经过几个月的调养,外婆终于出院了,她的双手不再白净,却恢复了往日的温暖,身上依旧是熟悉好闻的百雀羚味。 

  外婆的蓝罐百雀羚伴随着我成长,长大后,我真的懂了,记忆中的那股温暖,叫外婆,熟悉好闻的花香味,叫百雀羚,时间消逝,聚散离合,温情不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