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字体大小: ] [打印] [关闭窗口 ]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诚信建设
龙门县“我与国货”主题征文作品展示(七)
时间:2018-06-01 11:09:00  来源:

旗袍故事 

龙门县龙城第四小学  李敏鑫 

  拍毕业照可说是一件重要的事,毕竟一套好的毕业照是我们给予青葱岁月最好的答卷。在姑娘们的一致决定下,旗袍就成了我们班级的毕业服饰。那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就发生在我们选购旗袍的时候。

  老城中心有个小规模的服装市场,在那里能找到一些平价且优质的旗袍店。那时我和朋友随意走到一个市场角落,赫然发现一家有趣的旗袍店,店铺名为“又见旗袍店”。我们进入其中,映入眼帘的是一婉约的女子。她将青丝挽到头顶,身着丝质碎花旗袍,安静地挥动手中针线在一旗袍上作绣。她呆愣了一下,许是惊讶我们的到来。“稀客了,许久不见年轻的小姑娘到店里来”,她巧笑嫣然地说道,好似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。随后她放下手中的细活,迈着莲步朝我们走来,邀我们进店里坐坐。她定是位既优雅又风趣的女子,我心里念叨着。

  喝着沏好的茶,我们听着这位身穿旗袍的女人说起她的故事。她说奶奶是一位缝制旗袍的好手,而这家旗袍店是她的奶奶传下来的。这店本应该是给她的弟弟经营,但弟弟不喜家里给安排的这份重担,便跑到外头搞起其它的小生意,赚了些钱,在外头也娶了媳妇生了儿子,也就再也没回过这座生他养他的城市了。作为姐姐的她一手扛起了家族的传承。她说她想起了她的奶奶,那个出生在江南水乡的女子。她的脑海里总有一幅雅致的画面,在小桥流水的江南水乡,一个古老的雨巷中,奶奶手撑一把至雨伞,身着色泽淡雅的旗袍,随着行走泛起的裙摆在风中翩翩起舞,温柔的嗓音呼喊着她的名字。“我不倒,这旗袍店就会一直都在”,这是她的原话。当我们玩笑似地提起,您的女儿或是儿子也能给你一直开着这店不是,女人的眉眼开始发红,说:“我确是有些伤感,我的女儿也是不喜这些传统的自家东西,当然我不是觉得她崇洋媚外,只是可叹她对自家的文化传承没有信心。”听到这,我和朋友面面相觑,想必我俩心里是唏嘘和悲凉的。抿一口热茶,再听得女人道来,她的女儿在国外工作,前些日子被告知订下了婚期,要准备结婚了。女人扬扬手中未完工的大红色金丝旗袍,风趣地说道:“这是给我的女儿镇场子的法宝。女儿答应我要穿我绣给她的旗袍当婚礼服饰。我想这会让那些外国人惊艳到眼睛都移不开。”“对,就合该让那些个儿人看看咱们中国旗袍的风采,我们的旗袍不比他们那些高级定制的大牌子服饰差”,我激动地一拍手说道。

  那天听了这个旗袍店女子的故事,我由衷希望这家旗袍店能一直地在这座城市扎好根,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能有幸进入这家有趣的店,听到这些故事,感悟我们中国旗袍的韵味,体会到旗袍中藏着的文化因素和人情味儿。

  过了大概个把月我们听到一个好消息,她的女儿愿意接手自家传承下来的店。我们听了很是高兴,许是高兴我们有天可以再次相遇在店里喝茶聊天,也或许是高兴有人能感悟到我们中国的旗袍文化。

  这让我想起了台湾有名的旗袍设计家杨成贵先生所说的,旗袍不是完全的古典,更多的是一种资源,一种精神,一种文化的苏醒,一种怀旧情绪的放任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旗袍作为一种物质制品的文化符号,她更是中华腾飞所需的表情展示。正如旗袍本身对于中国女性而言,已经从一种服饰变成了一种精神上的象征,在某种意义上她等同于典雅和端庄。这个婉约的旗袍店女子,她所具有的东方神韵负载着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文化因素,她自身对旗袍文化的自信确是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