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字体大小: ] [打印] [关闭窗口 ]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焦点图
林村盒箩 匠人匠心
时间:2020-09-11 10:55:00  来源:龙门文明网
  心灵则手巧,乃至全身灵活。清初屈大均称赞“龙门健儿身手强”,语气神似当今网络大咖。

  林村的传统技艺较有特色的有龙形拳、盒箩、舞狮等。其中,林村盒箩已经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传承人为林万谷、林汝文。

  高手在民间,他们一个个身手不凡。这些传统工艺、技能,是勤劳汗水浇灌出来的果实,也是智慧思维勾勒出来的作品。

  美丽传说

  盒箩承载林村人美好向往

  林村盒箩制作技艺精湛、独具特色。传统的盒箩用来装生活用品,逢年过节或结婚、满月等喜庆日子,盒箩常被用来装礼品。

  增江上游的龙门县,气候温和,地壤肥沃疏松,水量充足,对竹子生长而言,地理环境得天独厚,因此,龙门的竹资源非常丰富。依靠这些丰富的竹资源,龙门人用自己的巧手编织出一个个精致的竹器。

  在林村,流传着一个与竹器相关的美丽传说,道出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传承。相传,在很久以前,龙门县城林村阿坤、阿实兄弟俩继承祖业,以编织传统的竹器为生。阿实未曾成家,年逾双十,爱上了邻村秀外慧中的姑娘阿娟。阿娟见他长得英俊、为人诚实,也颇为喜欢,就是稍嫌他保守、闯劲不够,有心要激励他。

  一个月亮皎洁的晚上,阿娟来到阿实家中,见他编织的又是祖传的简陋竹器,就说:“实哥,你光靠你爷爷传下的手艺,编织这些简陋的畚箕、竹篮,卖不了好价钱,过不到好日子呀,你为什么不用自己的智慧,创编一些精致的新品种呢?”阿实心想:“祖先传下的手艺不错呀,何必改掉啊?!”因此默默无语。阿娟见他沉默不答,又说:“实哥,你敢情是怕辛苦,或者是因循守旧、没有志气。我老实对你讲,你什么时候打破旧框框,编织一种新的精致的竹器出来,我才答应婚事。”说完,转身就跑回家。

  阿实满腹疑团,看着阿娟跑走后,无精打采地去向哥哥诉说。哥哥阿坤听了后就说:“阿实,难怪村里人说你是实心木。阿娟姑娘提出的要求,是一个好主意呀。我们不要被阿爷的旧框框所束缚住,一齐努力创新吧!”说完,兄弟俩就商量起来。一人计短,二人计长,当晚就各自想出了编织一种新竹器的方案。

  第二天,兄弟俩精心选好竹,破好篾就动手编织起来。很快阿实就织出一种新竹器:外形似小竹箩,上面有盖,盖面织成一个个棋子形状的花纹,既结实,又精致。阿坤也编织出类似的新竹器,盖面上则织上了八个“正”字花纹。兄弟俩很高兴,给这种新竹器取名为盒箩,就当做嫁妆给阿娟送去。阿娟见了十分欢喜。

  后来,阿实和阿娟结婚,勤力耕作,过上幸福的生活。阿娟经常携着盒箩走娘家,人们见了都羡慕。从此,人们都兴用盒箩当做嫁妆。逢年过节,妇女们手提盒箩回娘家和走亲访友,形成一种风俗,保留至今。

  匠人匠心

  心思细过锦缎缠绵

  “竹竿刀过细丝萱,檐下躬编绣锦鹓。”林村盒箩制作技艺需经取料、剖篾、刮篾、编织等10多道工序,靠的是刀工,比的是匠心,非心灵手巧者不能胜任。作为林村盒箩制作技艺非遗传承人,林村村民林万谷从16岁开始编织盒箩,一编就是30多年。靠着一把刀、一双手,林万谷编织了一个又一个美观实用的盒箩,将这项传统技艺推向文创产品行列。

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传承人林万谷在制作盒箩。

  林万谷编织盒箩的手艺是从父辈那里传承下来的。林村盒箩久负盛名,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远销美国、加拿大、新加坡等国家。能接过父辈的“旗帜”,林万谷很是自豪。

  林村盒箩是婚庆嫁娶传统习俗中的必备用品,当地人把盒箩盖表面称作“归宿”,所以林村盒箩又有“归宿盒箩”之称,取意女子找到了好的夫君和归宿。在婚嫁时,男方用盒箩装聘礼,女方用来装嫁妆。特别是女儿出嫁时,母亲会送给女儿一担(一对)盒箩,寓意让女儿的子子孙孙都有东西挑,不会饿着。更有意思的是,这一担盒箩有“7件套”,从大到小包括两个织着“囍”字的大盒箩、一个盒箩仔、一个9寸的花盒、两个糍盒和一个果盒。此外,逢年过节或小孩满月等喜庆日子,林村盒箩常被用来装礼品。即便是平日,林村盒箩也是非常实用的生活用品,可以用来装物件。

  林村盒箩实用而不缺乏艺术性,每一件盒箩都堪称艺术品,这源于像林万谷父子这样的篾匠将这门手艺代代相传。这是一项独具特色、手工精湛、工艺复杂的传统工艺。盒箩的原材料取自当地山上的竹子,然后将竹子削成两三厘米宽、1米多长的竹条。到了剖篾、刮篾等工序越发复杂。一顿、一顶、一削、一甩,林万谷用娴熟的刀功把竹条削成粗细均匀、能在空中摇摆起舞的竹篾。每根宽一厘米左右的竹篾厚度不到1毫米,中间部分略厚,两头薄而锋利,犹如刀刃。刮竹篾可不是件容易的活儿,刀要锋利到连胡子都能刮才行。初学时,光是刀工,林万谷就学了几年。如果两边刮得不够薄,织起来就会有缝隙,不够密实。

  接着是编织环节。“躬身经纬编,不管暑寒天。双手伤如锉,只求疏密连。”看似简单的盒箩却内有乾坤,构造十分复杂,其中盒箩盖最难编织。盒箩盖不但是双层的,而且四周呈弧形,对接天衣无缝。最特别的还是盒箩盖表面的花纹,有的看上去是一个个立体的正方形,有的是用竹篾编织成的“囍”字或“寿”字,非常精致。经验丰富的林万谷花6天时间可以编织出一担大盒箩(一担为两个)。“编织不仅要手巧心细,还得动脑子。”

  经过10多道工序后,一个精美的盒箩在林万谷手里成形。

  创意经济

  古老盒箩的新活力

  作为传统手艺,以前林村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做盒箩。但在10多年前,随着人口迁移、习俗改变,林村盒箩曾一度式微,甚至面临消亡。不过,现在林村有好几户人家都以编织盒箩为生。村民林汝文家中随处可见劈好的竹片,他已经年过花甲,编制盒箩已有40年。他说:“林村的盒箩不愁卖,都是别人下订单才做的,一个盒箩能卖一两百元。”

制作精美的盒箩。

  是什么给林村盒箩带来了这样的变化?原来,早在2009年,林万谷看到新闻后受到启发,“现在很多地方搞旅游,景区的传统手工艺品很受欢迎。我就想,盒箩能不能改造一下,也做成手工艺品来卖呢?”林万谷几经尝试,把传统盒箩改造成更精致小巧的工艺品,并试着委托在当地景点做生意的人去卖,没想到一炮打响。改良后的盒箩既实用又好看,游客们见到都爱不释手。随着龙门大力发展旅游业,越来越多游客选购文创产品,林村盒箩也受到不少游客的青睐。目前,龙门甚至出现专门制作盒箩的工厂。

  2018年5月,龙门县申报的草竹编织技艺(林村盒箩制作技艺)入选第七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,成为惠州在此批省级非遗中的唯一项目。

  林万谷也渐渐成为“红人”,其作品远销海外,曾多次参加中国(深圳)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、南国书香节等展演活动,参加过《中国影像方志》《走读广东》《珠江纪事》等电视栏目的拍摄,并多次参与文化部门组织的非遗进校园、进社区等宣传和传承活动。林万谷现场展示精湛的技艺绝活,耐心地解答师生和群众提出的问题,指导大家动手体验,让人们近距离感受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。2020年5月,林万谷入选第六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。

  “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,但我会继续努力。如果我能让更多的人知道、了解、喜爱林村盒箩,这项技艺就能流传下去。”林万谷表示,省级非遗以及传承人的确定,让林村盒箩的价值进一步彰显。林村盒箩是惠州人智慧的结晶,体现了耐心、坚持与用心,他要把这些优良传统在技艺中传承下去。

  林村村委会表示,将利用龙门县旅游强县平台来发展特色产业,比如可与第三方合作,加强宣传力度和研发创新技术,发展林村特色产业,共同走向合作共赢。

  林村龙形拳:静似玉女动如龙

  龙形拳源自少林龙形拳,故又称“佛家拳”,又因其与惠东梁化林合首创的林家龙形拳有直接的渊源关系,故又有“林家拳”的称谓。2009年10月,龙形拳列入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目前,惠城区、惠东县、博罗县和龙门县等多个龙形拳传承地均是林姓村落,龙门县城林村就是其中一个传承点。

  东江龙形拳源自南少林

  惠州的龙形拳何时何地、由谁创立?对这一问题,现在存在很多版本,较为权威的是:龙形拳为东江龙形拳,始于清初的南少林,惠城区汝湖镇埔头村林耀桂创立了东江龙形拳。

在林村,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加入了练习龙形拳的行列。

  据《惠州民俗》一书记载,东江龙形拳实际为“东江龙形拳派”,目前在世界上影响深远。据传,1850年,落魄于海丰的南少林拳师黄连娇继而落难于惠东梁化,被梁化人林德轩好心收留。黄连娇为感恩,倾心传授少林龙形拳给前来梁化拜师学艺的林家祖侄林庆元、林合等,后“林家龙拳”世代相传。

  林庆元之子林耀桂生于1874年,勇力过人,且头脑灵活,悟性甚高,6岁起就练习林家拳术,并随父在东江、西枝江一带设馆授徒。17岁时,林耀桂与设擂台在博罗公庄圩的拳师林镜泉比武获胜,由此名声大噪。22岁时,林耀桂投罗浮山华首台寺大玉禅师门下,获少林龙形拳功夫真传。

  出师后,林耀桂正式在惠州设馆授徒。他不拘所学,结合实战和诸家所长,首创了龙形拳桥掌系列,被誉为“龙形拳祖师”。民国期间,林耀桂已名噪华南。二十世纪初,广州有许多武林高手,是藏龙卧虎之地。林耀桂击败曾扬言“横扫中国七省无敌手”的俄国拳师、击倒张狂的日本拳师等,与国内众多高手交手,对方均应声而倒,林耀桂因此被誉为“五省拳王”。

  1929年,陈济棠主政广东,建议林耀桂创立的拳派为“龙形派”,获得武术界认可,从此东江龙形拳派宣告创立,门徒众多。1956年,82岁高龄的林耀桂突患脑血栓,移居香港治疗。林耀桂后在香港开设医馆和“龙形拳体育总会”,继续传播龙形拳。1965年,一代宗师林耀桂辞世,享年91岁。如今,龙形拳已在世界各地开枝散叶、枝繁叶茂,多个国家和地区有近100个龙形拳团体。

  龙形拳第二代传人林炳乃龙门龙江人,1948年至1950年在林村第一次任教,1978年至1981年在林村第二次任教,其教授过的村民有30多人。如今,林村龙形拳已有第五代传人。“动如神龙游太空,静似玉女守深闺。龙形气势勤苦练,有形有势法万千。”林耀桂创立的东江龙形拳派,拳路气势磅礴,刚柔相济,逢劲化劲,自成风格。

  刀光在夕照中闪耀,比它更犀利的是交锋的眼神,两道力量在各自的身体中一触即发。这是武侠片的场景?那你就猜错了,这是龙形拳练习者在进行武术切磋。

  各国武师组团前来寻根

  2007年冬,林村牵头举办龙形拳同门大会,各国武师专程组团前来林村寻根。在新设立的林村武馆,来客们对林耀桂画像行三鞠躬礼。然后,宾主开始以武会友。村民们的表演不断博得中国香港和海外同门的掌声。而来自爱尔兰、英国、美国等国家的龙形拳师们随后争着登台亮相“卖弄”看家本领。在爱尔兰开班教授龙形拳的尼克说,自己第一次来到惠州,这次东方寻根之旅让世界龙形拳传人得以直接交流。

  林村盒箩曾远销至美国、加拿大、新加坡等国家,而龙形拳吸引了外国友人前来交流,使得林村古老的图景有了国际味道。

  近年来,林村在林氏宗祠开设龙形拳学习培训基地,并在由原林村小学改扩建而成的龙城第五小学全面推广龙形拳,继续把龙形拳发扬光大。现在,林村全村约有200人习武,其中近半是青少年。

  “有仁有义方可教,无仁无义不可传。”东江龙形拳的祖训,让弟子们在练武的同时注重武德的养成。

  林村龙形拳经历了百年风风雨雨,如何传承与发展,成为林村龙形拳面临的一个问题,林村村民还在继续探索中。凭借多年的智慧和创意经济的启发,林村正在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。